华淑慧 (Shelley Warner)司马优 (Sam Voutas)

About This Project

华淑慧 Shelley Warner

前外交官,文化交流顾问

 

司马优 Sam Voutas

演员,独立制作人

 

华淑慧:在过去五十年,我有三十年的时间都居住在中国。这是一段丰富多彩的旅程:60年代作为学生旅行者;1973年作为外交官在北京设立澳大利亚大使馆;80年代再次担任外交官;现在是作为发展援助顾问、公司老板和跨文化指导。

 

在20世纪70年代,肉类、棉布和食用油都是严格定量配给的,中国人和外国人的任何个人接触都是不允许的。我甚至还记得,我的喇叭裤在南昌吸引了上千人的注意,他们相互推搡,议论纷纷。

 

在80年代,中国致力推动解决和邻国的关系问题。我记得和一些中国学界人士的会面,他们有的努力推动和韩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有的想要通过和苏联分裂的决议。在90年代,我担任一名顾问,在许多村庄和部委里面工作,和我一起工作的官员们着力解决中国快速过渡到市场经济带来的困境问题。我也在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工作过,帮助他们保护自己的语言和文化。

 

20世纪90年代,我观察到外企派来的人员在和他们中国合资伙伴打交道的时候遇到压力和困境。

 

通过和中国同事的合作,我觉得中国没有那么复杂了,并且认识到,我们一旦和中国同事建立起信任来,这种信任是永远的!同时,我也很幸运遇上几位中国导师,他们为我揭开了中国社会的面纱,让我避免犯下一些尴尬的错误。

 

我也有幸遇上一些不断开拓创意前沿的人士,包括知识分子、剧作家和艺术家,他们都成了我的朋友。

 

这是我和我勇敢无畏的丈夫吴安华(Tony Voutas)一起度过的一段丰富多彩、激动人心、饶有意义的旅行。我们在中国养育了两个孩子:司马优(Sam)和华西安(Xian), 他们都对中国怀有浓厚的感情。

 

 

司马优:20世纪90年代,我们在北京长大,看了许多电影。有时,我们在北京苏联风格的电影院看中国电影,电影院人头攒动,观众们喧闹兴奋。当我们移居到燕郊后,在周末,我会去观看在村子户外播放的老式好莱坞电影,这些电影经过配音,都是用投影仪投到床单上放的!

 

当我们想待在家里时,我们会从一家音像店租来影片,这些音像店有些在丽都酒店,或者在齐家园外交公寓的一栋公寓楼里。1997年,我在北京城遇到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他当时在参加圣丹斯电影节在中国的活动。正是这些丰富的经历让我开始对电影感兴趣。现在我已经制作了两部中文故事片和许多短片,其中大多数都是和中国演员和剧组合作的中文影片。我最近拍摄的电影是《京城之王》。

 

在中国度过的这些年都深刻地影响了我们整个家庭的职业生涯。但是,如果1973年1月,我的母亲华淑慧(Shelley Warner) 没有踏上那架飞往北京的飞机, 没有和一支6人团队设立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华淑慧 (Shelley Warner)是北京亚太之道公司的总经理。司马优是住在洛杉矶的演员和独立制作人。

Custom Field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