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嘉娜特(Michelle Garnaut)

餐馆老板 慈善家

About This Project

一切开始于上海和平饭店的一个快闪饭店。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说服爱好诗歌的王济明总经理同意我这么做。他背了很多首诗之后,终于同意了我的提议。但是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我必须证明我真地会做饭!

 

我于是给我的香港艺穗会餐厅(M at the Fringe)厨师安德鲁·麦克卡奈尔(Andrew McConnell)打电话,“嗨,我需要你准备一个箱子,装上十人份完全准备好的食材来上海……明天就要。”

 

当时有一名澳洲籍华人律师正要第二天从香港飞往上海办事,于是就被派来交付这个装满试菜的箱子。那时候,我们的菜单还从未在上海出现过,包括豌豆薄荷汤、烟熏三文鱼、土豆泥、芦笋、帕芙洛娃蛋糕(蛋白饼底置于盒中,切碎的水果和奶油都准备妥当)。这个面容和善、对我们信任有加的男人第二天早上五点将菜肴送到了我家。我一路奔跑到厨房里,在完全不懂中文的情况下,与厨师一道处理菜肴:烹饪、摆盘、上菜,然后就餐。

 

不管怎么说,事情最终成了。王先生说,我可以在下周回到饭店,在饭店里待上一个月的时间。我对王先生说,我会在三个月之后回来,然后待上一周的时间。我们最后达成了妥协。

 

我们的五人团队于1996年12月在香港机场带着五百五十公斤的行李登记了,这其中包括鲜花、餐具、香槟、葡萄酒、新鲜食物、水果、蔬菜、香料、咖啡、糖、布料、桌布、餐巾纸,以及六条完整的三文鱼,所有的东西!

 

在我们在和平饭店布置第二次快闪饭店的一片忙乱中,我记得有那么一刻,没有人在看我们的时候,我扯掉了那些陈旧的窗帘,擦干净玻璃… … 窗外的景色多么震撼。

 

就在第一个晚上的九点钟,我们的餐厅依然人声鼎沸,但却发现饭店其它的营业场所都已经打烊了:酒吧关门落锁,厨房也熄火关灯,放眼望去,都看不到一位经理级的人物。甚至连收银员都已经下班回家了!于是我们搜罗了储藏室和房间小酒吧里所有东西——瓶子上沾满灰尘的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杜松子酒以。混搭组合之后,我们最后竟让所有人都有点醉意阑珊了。那个晚上就这样愉快地结束了。

 

第二天,我被拖到王先生的办公室来解释这件事。他向我说了一个谚语,“你我就如钢琴与琴手,必须多加练习才可听到绝美的和声。”而我们确实也是在不断练习。

 

这只是第一晚!和平饭店米氏西餐厅存在的整整十一天就像是一场旋风,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站在了胜利者的一边。之后又过去了两年时间,米氏西餐厅(M on the Bund)终于在1999年1月份开门迎客。这都已经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了。

 

米歇尔·嘉娜特(Michelle Garnaut)是米氏西餐厅集团CEO。

Custom Field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