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琳 (Madeleine O’Dea) 阿先

About This Project

欧美琳 Madeleine O’Dea

记者、作家

 

阿先

艺术家

 

欧美琳:回顾过去30年,我意识到自己的有关中国的报道中,那些最重要的瞬间使记者的报道任务成为了一项令人沉迷终生的事业,而这些瞬间往往发生在市井。

 

这些瞬间没有出现在1986年我报道澳大利亚总理鲍勃·霍克的访华时的人民大会堂,也没有出现在经济报道中做为背景的合资企业中。

 

真正重大的事件发生在北京最早的当代艺术家居住、梦想与创作这个时代伟大艺术运动的不起眼的小小空间里。

 

1986年早些时候,我刚到北京不久,就听闻一位名为阿先、怀有雄心壮志的艺术家刚刚在古观象台举办了一场颇有意趣的展览。由于展出时间太短我没赶上,于是我想方设法到他家中欣赏作品。

 

所谓“家”不过是阿先岳父母狭小公寓中一处用帘子隔开的角落,他和爱人在这里开始了婚姻生活。他们的床就是他的工作室,他在那里向我展示了自己的画作:一幅幅充满渴求与神秘的油画和桀骜不驯的抽象水墨画。

 

2017年,我因工作前往布里斯班,那里的昆士兰美术馆刚刚展出了一件极其珍贵的藏品,是阿仙创作的雕塑,该系列的作品为他赢得了澳大利亚顶尖雕塑奖项。如今,他已经是中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

 

望着宏伟的博物馆里矗立的雕塑,我不禁回想起多年以前在北京的公寓里那一方小小的角落。早在许多年前,那里就盛满了阿先的梦想和我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

 

 

阿先:我和澳大利亚此生的缘份开始于八十年代中期。那时的中国“文革”过后刚开放国门不久,正值青春年少的我渴望知识,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那几年,我在北京也认识了很多澳大利亚朋友。

 

1989年春天,我和艺术家朋友林春岩和关伟一同访问了塔斯马尼亚艺术学院,作为暑期驻留访问在那里创作。那是我第一次离开中国,第一次乘飞机,也是第一次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

 

在塔斯玛尼亚的逗留新奇而愉快。从北半球初春依然灰黯寒冷的的北京一下走进了南半球最南端靠近南极却仍温热的夏末。阳光明媚炫目,空气清澈带着海的味道。我们除了平时在因暑期而寂静空旷的美院工作室里画画外,闲暇时也喝点儿啤酒、葡萄酒,也去工作室正对着的港湾里散步。到了周末,Salamanca Market是我们流连忘返的去处。我们也去参观野生动物园,喂袋鼠,跟大白鹦鹉说话,抱着袋熊照像,玩儿得不亦乐乎… …

 

1990年我再次踏上了澳洲祥和和阳光灿烂的土地。这一住至今就已经27年了。从早年的做体力劳动刷油漆,到后来往返於澳中之间从事自己热爱的艺术创作和往来世界各地参加展览。是澳大利亚给了我新的生活和平静的内心、给了我广阔的视野和自由的天地,也因为养育我成长的故土–中国久远的文化和传统,成就了我的艺术演进。

 

欧美琳 Madeleine ODea)是住在悉尼的作家、记者,The Phoenix Years: Art, Resistance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China一书作者。

阿先是住在悉尼的艺术家。

Custom Field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Date